©
Powered by LOFTER

小俊1982:

两周前的周二,小锐说晚上聚吧,好久没见了。


我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说下周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很怕突然的事情。独处久了的人,越想离群。



延后了两周,昨晚终于聚了,而离上次小聚,已有三个月。


小锐:每周二,给自己定为喝酒日。


我问,为什么啊?


小锐:每周给自己一个发泄的时间。


小海:放空一下。


小锐:嗯。



笑着,碰杯。



“一个人住在这城市


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精皮力尽


还谈什么理想


那是我们的美梦


梦...

我们 从没放弃

很多人都说,生活要有目标和梦想,如此才更有奔头。

09年,小海,小锐和我,一起开了摄影工作室,那时的我们,浑身都是梦想,哪怕身无分文,也没有阻挡我们的激情。租了朋友亲戚家很便宜的房子,就开始了我们的创业之路。三个人零散的资金,置办了摄影器材和灯具,及简单的桌椅和服装,刷墙也是自己亲自上手,因为不专业,墙面厚薄不一,于是我们仨笑称:就要这个风格。

那个夏天,梦想如笑容般阳光。

万事开头难。但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们,其实一直都难。工作室的管理和经营规划都很欠缺,加上拍的照片也不如现在风格明显和娴熟,处处举步维艰。但即使这样,我们在一起努力的一年多时间,也是欢乐大于颓丧,笑声多于哀叹。我们经常自...

全能

我是一个杀手
用风沙做盔甲
用饥荒做盾牌
用油污做弓箭

我是一个科学家
当我褪去一身皮毛飞到山顶
我是一个商人
当我披上另一身皮毛站在闪光灯下

我是一个音乐家
用炸裂做战歌
用悲鸣做凯歌

我是一个慈善家
用科技拯救原始
用时代淘汰传统

你想要的还有多少
我能做的就还有多少

镜像改

我是昏昏醒来
与白昼的余热碰杯
与夜晚的辛辣喝醉
我是沉沉睡去
与城市的烟火挖心掏肺
却不管土地的贫瘠荒废
熄灭在怀里的灯火阑珊
像被收割的麦子
原谅夜晚的风
像被贪婪的温度
原谅鸟儿的啼鸣
虚情的麻和假意的木
像海一样深不见形
随波流摇逸
遗忘长夜里

你,好吗?

你不用问我,我来跟你说说
你给自己的麻木吞噬了你的时间
你在走过的路上种下一颗颗不舍
你把期望扔到前方老远老远
你跪着祈祷上帝也照亮你哪怕只有一会会
当你大声呼喊上帝的时候
你才发现你已被周围同样的声音淹没
啊,你们怎么这样
啊,你们怎么这样
啊,你们怎么这样
啊,你们怎么这样
…………
呼喊声填满你准备种下的下一颗不舍
眼泪水铺满你前面迈向期望的路上
你,好吗

卧槽

所有的交流都是令人哀伤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让人作假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毁人不倦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忘乎所以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趾高气昂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叹为观止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贫瘠榨取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愤怒剥离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冷眼旁观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绝望杀死的
所有的交流都是卧槽开始的
卧槽!

过客

路过这个街口
放不下过往之后
沉入星空
涟漪出倒影里的绿洲
来来回回颠颠倒倒
在彩色的路口徘徊
在黑白的城市癫狂
允许跑起来!
要加速,折叠,跳跃,舞蹈!
我是我的过客

嫌太仙

死树皮里的鲜苔藓
捂住嘴巴忘记语言
遮住眼睛忘记光线
堵住耳朵忘记声音
顺着指引感受冷热凹凸
顺着指引承受尖圆软硬
顺着指引所有指的引的
是谁
在哪
做什么
还能知道什么
殊不知
大雪封不了春天
死亡吓不住新生
法律罚不尽罪恶
掰出嘴,撕出眼,扯出耳
死树皮里的鲜苔藓

镜像

沉沉睡去

与夜晚的腥味做爱

与白天的余热喝醉

把所有的阑珊都揽在怀里

像麦子原谅镰刀

原谅夜晚的风

紧贴船沿边听恍如隔世的呼吸

月亮贪婪着温度

虚情之身和假意之体

像海一样深不见形

随波流摇逸

遗忘长夜里